60家平台33家盈利 做网贷想赚钱得过哪几关?_网络赚钱途径

2019-09-13 21:0618:37:17 发表评论
"\u003Cdiv\u003E\u003Cp\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3.pstatp.com\u002Flarge\u002F31f200040ff5da62ee81\" img_width=\"354\" img_height=\"240\" alt=\"60家平台33家盈利 做网贷想赚钱得过哪几关?\" inline=\"0\"\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编者按:据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7月底,P2P网贷行业历史累计成交量达到了50781.99亿元,突破5万亿大关,行业发展潜力不容小觑。而硬币的另一面,平台盈利状况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网贷有规模,有不良资产,没有利润。”耿直的周世平吐露了红岭创投退出网贷的重大原因之一,不盈利!老周的话道出了不少网贷人的无奈,红岭的盈利困境也只是整个行业众多平台的一个缩影。\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互金通讯社注意到,8月2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互联网金融登记披露服务平台新接入了12家平台,其中仅3家平台实现盈利,9家平台处于亏损状态。就总体情况而言,截至目前,在协会信披平台展示运营数据或财务信息的平台数量已经达到62家。\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经互金通讯社梳理发现,2016年33家平台实现盈利,27家亏损(2家平台未披露财务数据),盈利平台占比55%。\u003Cstrong\u003E(文末附60家平台净利润情况)\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从盈利情况上看,网贷平台盈利分化问题突出,在33家盈利平台中,3家平台2016年净利润过亿,分别为微贷网(32549.5万)、宜信惠民(13012.48万)、爱钱进(10611.74万)。此外,尚有17家平台盈利不足千万,占盈利平台的51.5%。\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值得一提的是,27家亏损平台中,3家平台2016年净亏损超过了8000万,分别为红岭创投(-18310.62万)、点融(-17884.9万)、民贷天下(-8556.73万)。\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网贷平台想说盈利有多难?\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事实上,网贷平台的盈利困局在业内仍是普遍现象。运营成本以及平台对之前坏账的代偿是导致平台盈利难的主要原因。\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其中,资金存管、资产获取、获客成本这几部分则构成了网贷平台运营成本的主要投入。\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银行存管动辄上百万\u003C\u0 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当下,合规发展成为网贷行业主旋律,而银行存管作为合规标配,动辄需要耗费百万甚至千万并非虚言。\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互金通讯社了解到,网贷平台除了接入商业银行存管的技术开发与成本,每年还要给银行提供一定数额的存管费用。例如,建设银行的“龙存管”项目,包括存管年费、技术对接费、通道费、维护费等在内,费用为150万元每年。\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值得一提的是,银行存管本就门槛颇高,属地化的限定,“临门再拦一脚”。\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截止7月23日,有325家在运营平台上线了银行存管系统,占运营平台总数的15.37%。而随着部分地区存管银行“属地化”新政发布,令不少已对接银行存管的平台重新陷入困扰。援引21世纪经济报道,考虑到原先的存管系统作废,需对接新银行存管系统,相应的技术、人力、运营等投入损失可能超过200万元。\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业内人士指出,距离监管层规定的银行存管“大限”将至,能对接的银行仍属稀缺资源,银行存管的成本门槛将会迫使中小平台主动退出。\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优质资产获取不易\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在监管最后的铡刀落下之时,无一有特赦,无一能幸免。在这场洗牌中,网贷平台要想不被淘汰出局,寻找优质资产以及资产端的创新成为重中之重。\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据悉,网贷平台的资产获取一般包括自营资产和第三方资产两个渠道,为了确保资产规模的稳定性,大平台倾向于自己找资产,但优质的高息资产稀缺,平台多通过线下渠道人工找资产,致使运营成本高企。\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获客成本连年攀升\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网贷平台要想持续发展,需先从流量问题入手,然而获客成本连年攀升却带来了不小的压力。\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据第三方平台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互联网金融企业平均获客成本300元-500元,等到2016年已上升到1000元-3000元。\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最终,花高价是否带来长线投资,还很难说,网贷平台的用户获取也不得不从数量和增量优先转向质量和存量优先,客户的争夺日趋激烈。\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u002Fp\u0 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坏账率压倒英雄汉\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除了这些运营成本,作为判断网贷平台是否安全的一项重要指标,坏账率一直以来也是平台不能坦言诚说的痛。在外界猜测网贷平台坏账究竟多少的时候,两位网贷老大哥披露了。\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早在2016年初,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就曾表示过行业内坏账率大约为13%—17%。而据周世平透露,红岭创投累计为投资人赚取收益64亿元,但目前,尚有8亿坏账难以收回。\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值得注意的是,P2P这10年的火爆发展,背后很大的原因在于平台所承诺的“本息保障”,让没有太多风险鉴别能力的人也愿意参与债权投资与交易过程,其中因不良资产形成的资产减值损失需要平台自行消化。\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但网贷平台究其根本,是信息中介而非信用中介,“本息保障”责任不应该由平台自行承担。\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有业内人士认为,近年来行业的迅猛发展,和投资人市场教育以及监管体系脱节较为严重。虽然现在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磨合需要渐进,有个时间周期。随着监管政策的进一步落地,洗牌的不仅是平台,还有不合格的投资人。\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盈利困境破局之道何在?\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盈利是一家平台市场响应、细分模式、成本管理和风险控制等能力的综合体现。纵观网贷平台发展,仅因为不盈利而退出的平台寥寥无几。\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为什么盈利如此艰难,网贷平台依然咬牙坚持?\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实际上,互联网金融的本质还是金融,网贷行业因为可以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这个痛点,有着广泛的市场需求。有需求,就有市场,也就意味着“有利可盈”。\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当下,大平台正在跑马圈地,小平台力图提高品牌曝光率,纷纷开启“烧钱模式”。不乏有些平台一味以高利率迎合用户,牺牲了平台的盈利空间。\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在接受互金通讯社采访时表示,在互联网领域,类似网贷这样的行业其实比比皆是,不盈利依旧咬牙坚持,关键的原因便是还有盈利的希望,而且过去积累的资源和优势,也不能说放弃就放弃。当前,网贷行业正处于加速分化过程中,未来网贷平台数量会有大幅的下降,“剩”者为王,坚持下去就是胜利。\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事实上,P2P行业只有回归理性与规范,才能获得合理的盈利水平。而平台只有能持续保持盈利或有盈利的趋势,才能为投融资双方用户提供稳定的金融服务。\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那么,网贷盈利困局究竟如何破解?\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薛洪言表 示,破局盈利难离不开“降本增效”四个字,即降低资金成本、风控成本、获客成本、管理成本,提高服务费收入。\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此外,业内人士分析,提升资产端精准的识别风险能力,找准自身定位,通过服务能力的提升吸引更多用户,提高服务覆盖面等也是破解盈利困局的有力方式。\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同时,薛洪言指出,在激烈竞争的市场环境下,降本增效往往与扩大市场份额是相悖的,企业通常选择市场份额第一,把盈利预期延后,等到市场最终稳定下来,再谋求盈利增长,所以,更多地还是个战略选择的问题。\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附60家平台2016年净利润情况:\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31f400049130ceb3fce1\" img_width=\"534\" img_height=\"513\" alt=\"60家平台33家盈利 做网贷想赚钱得过哪几关?\" inline=\"0\"\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

  原标题:公安部来的援藏副厅长,中秋前去了西藏刑侦总队

  撰文|余辉

  网络“大V”、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援藏一个多月后,去了西藏刑侦总队调研。

  7月30日上午,西藏召开欢迎欢送中央和国家机关、中央企业援藏干部人才大会,第九批援藏干部代表、公安部五局(刑事侦查局)党委委员、副局长陈士渠作交流发言。

8月7日,经自治区党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决定陈士渠(上图右)任自治区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

  公安部大V

  公开简历显示,陈士渠生于1973年,1998年到公安部刑侦局工作。

  2007年,公安部在刑侦局设立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办公室,陈士渠成了第一任全国打拐办主任。2015年他担任公安部刑侦局副巡视员,2017年任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

  据《环球人物》报道,十多年来,打拐办一共找回了6100多名被拐多年的孩子,破获了许多重大案件,团圆系统、全国打拐DNA信息库的设立更是对打拐、防拐提供了巨大帮助。

  陈士渠还是微博大V。

  2010年12月,陈士渠开通微博,9年多来,他坚持更新,向770多万粉丝普及防拐、防骗、防盗信息。

  就在今天,陈士渠还在微博上分享了一组图片:

  防诈骗

  如今,这位公安部“大V”在西藏已经工作了一个多月。

  据“西藏刑侦”微信公众号消息,9月11日,陈士渠抽出一天时间,深入刑侦总队全面调研检查指导维稳处突、刑事技术、情报信息、专案专项等工作。

  此次调研是“为进一步全面掌握我区刑侦工作特点情况,更好地指导带领全区各级刑侦部门紧紧围绕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庆安保维稳工作主线,扎实做好各项战时维稳安保和打击犯罪工作”。

  陈士渠去了三个地方:

  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

  自治区反诈骗中心

  刑侦总队刑事情报信息专业研判作战室

  消息称,陈士渠在自治区反诈骗中心指导“杀猪盘”电信网络诈骗案件防范打击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陈士渠曾多次在公开平台上分享防骗招数。

  “大家好,我是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副局长陈士渠。揭秘行骗手段,发布防骗指南,以案说法,帮您擦亮眼睛。”今年2月,他还出镜《陈士渠防骗讲堂》,揭秘行骗的各种手段。

  今年5月,他还发表了《警惕“养猪”式诈骗!47人婚恋网交友被骗上千万》的微博。

  在这次调研时,陈士渠强调,重拳打击事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命案、“两抢”案件、盗抢骗案件、电信网络诈骗案件,以实实在在的防范打击成效,增强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他还提到:

  当前,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庆安保工作已经进入战时阶段。刑侦部门要牢固树立战时理念,勇担使命、忠诚履职,以最高的政治自觉和最强烈的责任担当,严格履行维护稳定第一责任,发挥职能优势,做好本职工作,确保大庆活动安全和谐圆满,实现“五个严防、三个确保”目标。

责任编辑:张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