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商人和情人_网络赚钱途径

2019-09-05 11:2118:37:17 发表评论

做哪个游戏商人赚钱多我以前看过一个有趣的新闻,说美国某市场调查公司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那些中了大奖的乞丐在五到十年后,其生活状况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还有一个现象,一个学生在好学校里能排20多名,后来到一个差一些的学校后,过了一段时间,排名还是20多名。所以,很多东西跟一个人的能力无关,至少没有那么大的关系,而是他的心智模式决定了这样的结果,因为他到哪儿都处于这种格局里。

有些人把自己人生中的某种遭遇归结为没有把握住某次机遇,但最后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人到底会怎么样与他的内在机制有关系,而与外在的机遇没有太大的关系。这就像钻石和石墨的关系,钻石的外在境遇和石墨的外在境遇实际上是由它们的内在结构决定的。它们都是由碳原子组成的,但是内在的排列方式不一样,它们的硬度就截然不同。

陆广莘老师认为“本”和“质”是两回事,他首先强调,“质”就是物质,比如碳原子是质,而碳原子的排列方式是本。然后,他认为我们说“本质”而不说“质本”,是因为本比质更重要。石墨和钻石中的碳原子是一样的,但由于结果不一样,和合的方式不一样,所以它们之间差异巨大。

心智模式为什么会让一些人变成了有钱人,而其他的人,即使是偶然变成了有钱人,最终还是会回到没钱的状态?

一个朋友跟我讲了这样一件事,他在一家公司做得很不错,突然有一天他跟老板产生了冲突,他是占理的,老板有点犯糊涂。但后来他急了,拍着老板的桌子说:“我不干了!我到哪儿干都行,就算是当乞丐,我也是一流的乞丐。”当时听他说完,我觉得他很有气势,但是他的问题在财商上,因为他老想着当乞丐,其实乞丐也是可以当老板的。有的人认为获得财富的多少跟职业有关,没能从事一个好职业就不可能有钱,其实不是这样的。比如,上市公司玖龙纸业最开始就是从捡破烂做起的。

说到财商,有一件事给了我很大的震撼。有一天,医馆里来了两位客人,他们都是身家数十亿的老板,约好了一起来看病。他们聊起来了,问对方在做什么,说着说着就开始推演起来了,说把你的这块业务拿来,跟我的哪块业务合并,然后就可以上市了。我在旁边看着,发现他们谈的事情价值几何并不重要,他们之所以能够致富,是因为他们有一个特点——时时刻刻都在发现价值,在他们看来,这个世界到处都是价值。这两个人聊了大约半个小时,谈到了十多种商业模式。也许由于这个契机,他们就真的在一两个项目上开展合作了。我不禁感叹,因为在半个小时以前,我还在跟一帮文艺青年聊人生理想、情趣、香道、文化等等。

财富问题也有一个心智模式,在相同的境遇下,财商高的人的反应肯定就不一样。财商并不是独立存在的,它是智力在理财方面的一种体现。好的心智模式是有创造性的,它不会被眼前的格式所束缚,能够进行创造性的转换,这种 高智商在财富方面还能发挥出来,就叫高财商。下面这个故事就说明了这一点。有一天,一家银行来了一位犹太客户,他说要借10000美元。银行问他有没有抵押物,他说他是外地来的,除了一辆车什么以外也没有,问可不可以把车作为抵押物。那是一辆劳斯莱斯。银行同意了,以月息1%借给了他10000美元。月息1%相当于年息12%,那可是很高的利息。一个月以后,这个人又来了,还给银行10000美元本金和100美元的利息。这个人其实是为了存车,他觉得把劳斯莱斯放在一个普通的停车场他不放心,要是专门请人看管又太贵,于是他就想到了这种方式。在一个对所有人都平等的规则面前,他看到的不是规则的限制,而是规则当中的机会,这就是财商比较高的表现。

据说巴菲特也有一个类似的故事。巴菲特说他不怎么交税,他不卖股票也不拿分红,所以基本没有收入。可是日常生活总要花一些钱,那怎么办呢?巴菲特就把自己的股票抵押去借钱,借完钱之后过两年再还。钱花完了之后再借,所以他永远没有收入,但永远有钱花,永远也不用交税。巴菲特之所以能成为巴菲特,就是因为他知道用这种方法让钱合理合法地变成自己的。

我们曾经讲过点“错”成金的道理,意思就是当你看到一个系统、一套规则体系的漏洞时,那就是机会所在。但是,普通人看到的只是规则和限制,顶多只是发发牢骚。有评论认为,企业家和非企业家、有创新精神的人和没有创新精神的人,在性格或处事方式上有一个很大的不同,那就是当别人抱怨的时候,企业家和有创新精神的人总是能够从别人的抱怨中发现机会,而普通人只是抱怨,说说而已。

舍费尔所著的理财童话书《小狗钱钱》中说,抱怨和痛苦之间的关系是植物和肥料的关系。意思是抱怨多了,就像不断在给植物施肥,结果痛苦也越来越多,就越茁壮地成长。书里还说,很多时候,我们并不是因为困难而放弃,而是因为放弃才困难。

关于钱,书里还提到了一个很多人都会犯的毛病,就是我们的贫困有时候是基于对财富、对钱的误解。比如,在有些家庭里,父母给孩子灌输的观念和行动的影响都是钱很难挣,有钱人都是坏人。所以,孩子长大以后对钱就有一种焦虑感,当他想要钱的时候,被唤起的就是焦虑而不是渴望,想得到又不敢行动,一直在那儿纠结。

稍微好一点儿的教育是对钱有愿望,但愿望与渴望还是有差别的。人在饿了、渴了的时候,肯定会用自己的行动去找水喝、找东西吃,而人只有在最饿、最渴的时候,才会主动、最有创造性地想出一些办法来。所以,《小狗钱钱》里面说,我们有时候容易对一个东西产生好奇,想去尝试一下,但是不能因此阻碍自己去做一些事情。太多的人做事犹豫不决,就是因为他们觉得没有完全弄懂一样东西,实际上,真正付诸实践比纯粹思考要聪明得多。当一个人好奇的时候,他就想先把一个东西搞明白了再去做。但当他渴望的时候,他就会立刻要去做。

一个饥饿的人得到面包,首先想到的肯定不是面包干不干净。执行力就来自于真正的渴望,在《执行》一书里作者写道,很多公司之所以缺乏执行力,是因为领导和员工没有执行的激情和渴望,就只是好奇而已,开会的时候热烈讨论一下,开完会后大家就散了。由此我联想到现在儿童教育的一个重要观念。现在各方面条件越来越好了,父母可以给孩子各种各样的东西,就是忘了给一样东西

—匮乏感,缺乏匮乏感当然也就缺乏随之而来的渴望。

《小狗钱钱》里还有一句话:“如果你只是带着试试看的心态,那你最后只会以失败告终,你会一事无成。

尝试纯粹是一种借口,就还没有做,你已经给自己想好了退路。

”想做一件事情,就要有“亮剑”精神,就好像电视剧里一些战士一听说要跟敌人打仗,都兴奋得嗷嗷叫。如果没有这种“精气神”,你几乎很难做成什么事情。

财商是一种智商,但从本质上来说,首先是激情不够,渴望不够。

现在许多成功的企业家童年的时候是很贫苦的,家里面有很多孩子,家乡也没有什么机会,后来闯出了一条生路。所以,他们对于财富有一种渴望,渴望到想象得非常真切的地步。稻盛和夫就曾经说过,渴望的画面是彩色的,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她在特别寒冷、特别饥饿时,想到的是祖母给她准备的烤鹅,她真真切切看到了那只烤鹅,这才叫作渴望。

平安保险公司曾经发布过《中国平安国人财商指数报告(2011)》,说中国人的财商刚刚过及格线,并表现出高态度、缺知识和低行动三个特点。就是自己很想有点钱,很想提高自己的财商,但是知识缺乏,行动更少。

有一位搞哲学的黎鸣老先生,他认为人可以分成三种:官人、商人和情人。当然,有些人可能是两种心智模式混在一起的。

第一种人是官人,他们很能吃苦,很能受累,也没有多少钱,但是他们所做的事情都会指向一个东西——在人群中的影响力。对于一些有可能影响到他们权威的事情,他们会立刻暴跳如雷。这种人很快就会成为人群中的领袖,他们不在乎钱,但不能伤害了他们的权威性。就像猛兽划定自己的地盘一样,他们的权威绝对不容侵犯。当他们还小的时候,他们就善于组织,想出点子,组织大家去玩游戏,积极主动甚至超额完成老师交代的任务。他们的特点是爱张罗,权威意识很强、地盘意识很强,党同伐异,罩着顺着自己的人,干掉逆着自己的人。

第二种人叫商人,他们总能用别人的钱来为自己赚钱,用未来的钱挣现在的钱,最高级的是用别人未来的钱来挣自己现在的钱。比如说这个东西他买不了,他就先向别人借点钱买下来,再用一个对冲的方式把它消化掉。商人的第二个特点是,他们总能把自己的优势和价值表述得非常清楚。他把一个东西卖给你时,让你觉得自己好像捡到了一块宝,而当他买你的东西时,他能迅速戳穿你的价值,让你觉得他愿意买你的东西是你的幸运。

这听起来像那 些投行的人。有个小故事说,有一个卖水果的小贩对着一堆烂了的苹果发愁,二折的价都没有人要。这时来了一个投行的人,欣然把这些烂苹果全买下来了。这个投行的人把苹果皮削了,把烂的部分挖掉,然后把好的切成丁,做成了一盘水果沙拉,弄了个金盘子盛着,然后把这盘黄金水果沙拉放在五星级酒店里卖,最后卖出的价格是他买的烂水果的价格的100倍。这是关于投行的著名笑话。还有一个说法是,投行的人能够把他的外祖母和祖母都包装成18岁的姑娘,然后把她们嫁出去。当然,这个笑话有失厚道。不过,这说明一个问题,卖水果的小贩只知道一种卖苹果的方式,但是投行的人有N种方式。

其实,天底下的生意无非两种,一是把东西打包一起卖,而是把东西拆开来卖。李嘉诚就精通此道,他把几个业务买过来进行合并,业务整合之后就拿去上市了。商人有个特点,他们总能替别人考虑问题,因为他们知道生意要长期做下去,所以他们不那么讲面子,不那么讲自尊,他们看重的是可持续的交易。商人的核心关键词是发现价值。

第三种人叫情人,不是男女之情的那种情人,而是指作家、艺术家、文人以及公司里营销部门的员工。他们做事情主要是出于某种爱好、趣味和美学意味,推动他们前行的是他们强大的理想主义情怀,或者是某种美学的意义的东西。

其实,挣到钱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挣不到钱也没什么好受伤的。我们只是想说,能不能挣到钱是一种心智模式,有没有权力、影响力或领导力是一种心智模式,能不能自我实现、成为一个有魅力的人也是一种心智模式。官人、商人、情人对应的是三种人格,用这个划分来关照自己的话,我们就知道如果自身是一个性情中人,就不必非得追求去当官或是做生意,因为每次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总会自问:干吗要委屈自己呢?

从领导力的角度来看,官人就是领导者,而对领导者最简单的定义就是有追随者的人。领导和领导者并不是一回事,有的人虽然有领导的职位、有下属,但不是领导者,因为没有人追随他;有的人虽然没有下属,但是有追随者,这种人才是领导者。在正常运营的状态下,一个公司不太注重有多少领导力,但是在遇到重大转折的时候,公司要是没有领导者、领导力的话,情况就非常可怕。因为在前景不太明朗的情况下,还能发动别人去干事,这是领导者才具备的素质。

领导者讲的是义,他们希望大家信奉一种共同的愿景,遵守一种共同的游戏规则。如果有人破坏这些,他们的愤怒指数就会升高,官人就是这样。而商人身上有一种契约精神,因为他们知道每讲一次游戏规则就会有信用的积累,未来做一些事情的话,成本也可以很低。对于整个社会来讲,信用的建立也意味着交易成本的降低。一个商人之所以要讲信用,就是因为他不是做一单生意就完了,他要持续去做生意,常做常有。一锤子买卖不是做生意,偶尔发一点财,财也会很快就流失的。

信誉其实是一个经济问题,而不是一个道德问题。那些著名的商人,比如李嘉诚和巴菲特都有守信用的特征。商人的本质体现为两个方面,一是信,一是智,他们总是能用别人的钱来赚自己的钱,能够比较自如、合理地进行资源配置。他们把这个地方的东西挪到那个地方,就能实现财富的增加,还能把未来的财富挪到现在来挣。商人是比较讲究游戏规则的,可能在小的时候,他们的父母就常常说:“如果你能怎么样,我就给你什么。”经常这样讲,孩子就会形成一种契约精神。

情人心智模式的本质是仁,仁就是同情感。孔子说“仁者,人也”,他指的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真实的自我。情人对这个所谓真实自我的感受是非常敏感的,他们的一切都是为了实现这个自我价值。为了爱好、理想和某种信念,他们可以赴汤蹈火。这种人做情人会爱得轰轰烈烈,但是做生意可能会亏得一塌糊涂。因为他们总是跟生意伙伴“谈恋爱”,容易陷入情感纠葛当中去。

比如,安迪·格鲁夫在英特尔的转型中就体现了商人本色。英特尔最开始是做存储器的,1984年,英特尔决定实施战略转型,放弃存储器而转向做芯片。当时英特尔其实是很纠结的,因为英特尔是做存储器起家的,很多人对产品都有很深的感情。这个时候,格鲁夫没有像一些员工那样跟自己的产品“谈恋爱”、陷入其中,而是当机立断选择了一种真正在未来有竞争力的产品。他在审时度势以后,作出明智的选择。

钱这个东西很有意思,它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我们的人格。一般人一说到钱,马上就会想到钱的多少,甚至用钱作为依据把人进行分类。其实,钱的多少不是决定性因素,重要的是我们如何使用它。《小狗钱钱》里有一句话:“金钱是一种放大镜,你的人格是什么样子,在你没钱的时候,别人还看不出来,但是在你有了钱以后,别人一下子就看出来了。”你是官人、商人还是情人,立刻就能看出来了。

同样的一个亿拍在三个人面前,一个人拿一亿。刚开始还看不出来这三个人有什么差别,但两个月以后就能看出来了。一个粗鄙的人有了一个亿,他的粗鄙会放大。而一个正直的人有了钱以后,他就会把平时没法施展的东西发挥出来。所以钱对于不知道怎么去使用它的人来说,其实是一个灾难。历史上山西票号就会依照这一点来选拔人才。山西票号当年做得很大,在一没有互联网、二没远程监控的情况下,晋商是如何控制财富的呢?就是靠信用。所以,大东家很重要,他们会谨慎选择,其中一个筛选机制就是给三个人很多钱,看各自怎么花,财商的高低在这个时候就会显露出来。

“厚德载物”的“物”可以理解为钱,人的品格德行如果不够醇厚、心量如果不够宽,那是载不动钱的,反而会为钱所害。

德行就像一艘船,在平时是看不出大小的,但是把一笔钱往上一放,就能知道哪个大、哪个小,吃水量大的船有了钱压舱就会更稳,但吃水量小的船一下子就沉了。

财商的背后其实是人格,是人格决定了一个人掌控财富的能力和管理财富的能力。

有一个顾问公司的人,他在考察领导者或高管的时候,经常会问一个问题:“如果给你一个亿,你会拿来做什么?”这个问题就是拿一个亿的假设来放大你的人格,从而看出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有的人说,有了一个亿,我就天天吃鸡腿、喝可乐;有的人说,我要拿回家孝敬父母去;有的人说,我要去帮助多少人,做慈善事业;也有的人说,给我一个亿,我就可以去融资,用一个亿的钱干成十个亿的事情;也有些人,比如我  们,听到这个问题后,会有一些茫然,不知道到底要干什么——其实这就是财商低的一种表现,等于说这一个亿对于我们来说是无用的,也就是说我们的内心深处对于这一个亿没有太多的愿望,更谈不上渴望,所以我们就挣不到一个亿。

平安保险公司为国人所作的财商调查的报告可以归纳为两个问题:

第一,你是怎么认识金钱的,你对于金钱和财富是有焦虑感,还是有一般的愿望,或是有强烈的渴望?

第二,财商分成两种,一种是生产性的,即非财产性收入,也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创造出来的;另一种是对已有财富的使用和掌控能力,以及让它增值的能力。这两种财商是不一样的。

发现价值可以分为两个方面:

一是如何发现别人的需求,也就是发现别人的困难、解决别人的痛苦,发现别人还没有明说出来但是的确存在而且潜在要求非常大的需求;而是发现了价值后,还得看自己是否了解这件事,是否对这件事乐此不疲,也就是说发现的价值能否与自己的价值对接。一般人有时候会陷入一种尴尬,就是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价值是什么。比如说,某主持人以前是一个编辑,在原来的主持人因故不能出镜的时候临时被顶上去了,结果他做得比主持人还出色,他就是原来没有发现自己的价值。如果一个人发现了某种价值,不仅特别熟悉,而且对它乐此不疲,这个价值也契合了社会的需求,那就有可能从无到有创造出一个东西来。

第一种人是从无到有,他们能够整合各种资源,把自己的价值最大化,找到并满足别人的需求,从没有钱变成有钱。

另一种人在有钱之后,能够把这些钱像滚雪球一样滚成更多的钱。

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人成了第一种人之后,却很难成为第二种人。所以卡内基说:“人在巨富中死去是可耻的。”为什么可耻呢?首先,在智力上就是可耻的,赚了那么多钱却不知道怎么花。其次,想把赚来的钱留给子孙而不是留给天下,这也是可耻的。

王石曾经说过,花钱比赚钱难。一点一点去赚钱的时候,目标是很清楚的。但是有了很多钱却不知道怎么花的时候,企业就有可能陷入危机。钱多了就去投资,这里投一点、那里投一点,但是如果没有配置财富的能力,投出去的钱可能就收不回来了,甚至还要像投入无底洞一样追加,到了那会儿钱再多也不够用了。让钱再创造钱,并能够为你工作,这一点很重要,这个能力其实是很多人不具备的。财商更多的时候是指理财,是对已有财富的配置以及让财富增值的能力。

有了钱之后怎么花钱呢?是存银行里,还是买股票、买基金或是买房子?在多种选择中,选出投资回报率最高的,也是财商高的表现。

光有知识,知道股票的收益率、基金的运作法则、房地产运行周期是远远不够的,那只是财商的基础,更重要的是去行动。

平安保险公司的调查报告说,中国人的财商只有高态度、缺知识和低行动的特点。行动是最重要的,《小狗钱钱》里就有一句话:“当你决定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你必须72小时内去完成,至少是紧锣密鼓地开始,否则可能永远不会做这件事情。”

72小时就是三天三夜。

有时候,人们之间会说“保持联系”,但是如果三天之内没有联系的话,以后恐怕就不会再联系了。所以说

布置一项任务的时候,给的时间太长了会有问题,应该告诉别人,三天之内要做到什么程度,很多人之所以没有执行力,就是因为没有设置最后期限。

人和人之间的联系就是这样,两个人在某一个场合见面,如果第二天就给别人打电话、发短信,就会给对方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而在时隔多日之后再联系,很可能就给别人一个印象:“他肯定是有什么事找我,这才跟我联系的。”

财富也是有感情的,它需要珍惜、尊重和呵护,而不能仅仅把它当成一种工具。

贪恋不是珍惜,这两者显然不同。就好比对待一个美女,珍惜和贪恋完全是两种感觉。钱是人见人爱的东西,但爱和爱是不一样的,有一种爱是老鼠爱大米式的爱,那就是贪恋它、占有它,最终是为了消灭它。有的人有了很多钱后,首先想到的就是去花钱,挥霍它,那就是不爱、不尊重了。所以,有些人在中了大奖之后,若干年后又变成了穷光蛋,就是因为他不尊重财富。财商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情商。

在它面前,我们不应该有贪恋的态度,而是要有主敬的态度,就是曾国藩讲的那个主敬。要把钱当成一种价值,一种财富,一种资源。要很认真、很关切地去对待它,不能像对待工具一样随便使用、使唤它,要把它当成一个有性格、有尊严的实体。不这样的话,财商是无法提高的。

所以说,这里关于财富的讨论再次印证了“一切都是内在心智模式外化的反映”这个观念。在没有准备好之前,即使迎面而来的是最好的东西,也会擦身而过,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也全都是陷阱。

所以,要想成为一个有钱人,你就要在内心真正学会与钱相处,尊敬它,而不是简单的占有式地爱它,要相信它是有价值的,相信它是有生命的。

吉姆·柯林斯曾经说过,任何一个伟大的企业,其成功背后都有一个胆大包天的计划。彼得·德鲁克也说过,任何一个商业上的成功背后都有一种冒险。

其实,一个人的财富不论是大是小,在他的理财历程当中,一定有一次非常关键、风险非常大的决策,这个决策是他整个理财生涯的分水岭。好多人的理财始终处于比较平庸的状态,就是没有经历过这种重大的、决定性的、具有很大风险但又不得不作出选择的关键时刻。

这种决定成败的,恰恰就是有没有把它当成一个生命体去对待,有没有用非常渴望的态度去对待它。

如果把它当成一个生命体,你就不会用完了就扔了,或是持一种行也是它、不行也是它的态度。即使危险性非常大,你也会想方设法保护它,在热爱和渴望中找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好办法。只有这样你才有可能成功,而孤注一掷的心态最终大多以失败收场。

一个人最引以为豪的事情往往是那些做起来最难的事情,在最艰难的时刻,他会用最大的努力去克服一切困难,因为他真心渴望事情能够做成。

如果没有这种心态,在面临困难的时候,老是想着赌一把,那往往不会有好结果。所以,要做成一件事只有两个可能:第一是真的匮乏,所以拥有很大的渴望;第二就是有梦想,以至于现实当中已经相当不错了,跟这个梦想相比,还是觉得匮乏。

——原文选自《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