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第一股:31岁清华学霸造800亿估值 李开复马云加持_网络赚钱途径

2019-09-02 11:2118:37:17 发表评论

打字复印店挣钱吗北大博士论文:为什么学校打印店老板大多是湖南人?《新化复印产业的生命史》

作者:冯军旗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研究生

[摘 要]本文通过北京高校复印产业中湖南新化县从业者的个人生命史,探讨新化复印产业的生命史。本文认为,新化复印产业的形成与新化县的社会结构和地方文化紧密相关,并经历了阶梯式的发展历程。在40多年的发展中,新化人不断学习新技术,引进新设备,不断把产业推进到新的高度,而利益获得则成为产业发展的不竭动力。在产业发展过程中,以二手复印机为中心的产业链的形成对产业的发展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关键词]新化现象;产业链;产业生命史;阶梯式发展

01

写在前面(非论文部分)

在大学校园里,总是流传着打印店老板的各种神奇传说。

比如在北京,在任何一个大学周围或者商务楼群的边缘地带,只要有几栋“底商”的租价极其便宜的老式居民楼、几排在拆迁的传言中惴惴不安的小平房,甚至几间用石棉瓦、白铁皮搭起来的违章小窝棚,你都会看见一些招魂幡一样神出鬼没的简陋招贴,上书“复印5分(双面)、打印1角,量大从优”。

在招贴附近,总会有那么一群老少混杂、拖家带口的人在一个狭小的室内空间里围着几台破旧的复印机、二手电脑、打印机。这就是湖南娄底市新化县的复印打印军团在北京开的三步一哨、五步一岗的复印打印店。不仅在北京,在全国上下都是如此。据统计,新化县输送到祖国各地的打印复印军团占据了全中国打印复印市场份额的85%,而如此强悍的市场份额完全是靠一个个10平方米不到的逼仄、破旧的小门面垒出来的。

据说,这一军团的形成纯属偶然:在上个世纪80年代,新化县有一部分村民因为从事打印机、复印机的维修攒到了第一笔原始积累,后来有一天突然发现,机器不仅是可以拿来修,修完了还可以让它鸡生蛋、蛋生鸡。于是一些新化人开始对准日益崛起的打印复印市场一阵猛攻,很快就以家族、邻里、同乡的倾巢出动之势磕下了一条不易发觉的生财之道。

在新化的一些村镇里,90%的人都以驮着自家维修或组装的二手打印机、复印机转战大江南北黄河内外为生,小孩们拼音都还没学会、加减乘除都还没弄明白,就已经学会了把复印机拆来装去当巨型的变形金刚玩。这一军团席卷文印市场的直接后果就是,凡有新化人出没的地方,复印打印的价格一律低得令人咋舌,人们趋之若鹜,砖头般厚重的书籍顷刻之间可以拥有无数廉价的副本,版权躲在法律条文的背后抹着苦涩的小泪珠。

02

新化县是湖南省娄底市的一个下属县,位于湖南省中部偏西,境内山脉纵横,环境恶劣。2009年新化县人口130万,耕地面积72万亩。这种人多地少的刚性结构,使得新化县一直有“以技补农”的传统。

新化现象(模式)是:国际贸易+专业市场+专业店。新化人把日本和美国的二手复印设备通过国际贸易扩散到国内,然后通过专业市场销售到专业店,从而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1960年,新化人易代兴、易代育兄弟在四川涪陵偶然获得了机械打字机维修技术,以此为开端,经过40多年的演化变迁,新化人发展出了遍布全国的复印产业经营网络,从业人员接近20万,从而形成了极具地方特色的“新化现象”。

对于如何在1986年学到复印机维修技术,龙三沅回忆说:“当时我很年轻,也喜欢钻研,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中国第一台复印机的诞生地就是河北邯郸汉光复印机厂的人,那个时候他们在经营日本的优美复印机。当时他们在贵阳开复印机展览会,我就在那上面认识了它们的一个工程师,叫王利华,我就跟他学习维修复印机。”而在这些先行者把新技术引入“地域共同体”后,他们的后辈往往推陈出新,演绎出精妙绝伦的维修故事。现在中关村科贸5层开二手复印机专业店的刘红雨,曾出入一些国家机关维修复印机。

对于1996年维修第一台彩色复印机的事,刘红雨记忆犹新:“那个时候也是老乡揽了一个活,修完以后,人家就说,有个大玩意你们能修吗?我一看,像个柜子一样,是一个复印机。人家说,彩色的,18万美元呢。那个时候说白了,我心里也没谱,原来看都没有看过。我就说修好了,你怎么也要给我三四千块钱,如果没修好,万一修坏了,我也不赔。他说这个没关系,过些日子日本有人过来修,都是保修的,只不过现在急着使。其实那个故障是个代码问题。我感觉那个代码和模拟机的代码差不多。那个时候佳能机器也接触的相当多,我就根据那个错误码的信息去查,结果是定影器的温度故障,就是加热的那部分,当时彩色的没有见过,不知道一样不一样,我就试了,一个一个码去试,哎,试到一个码,解了,把那个错误信息给它解除了。”

流动维修复印机阶段持续到今天,已经处于式微阶段。这是由于现在出售复印机的基本负责保修,这就使得这个市场非常小,而原来流动维修的要么开维修店,要么开复印店,现在从事流动维修复印机的新化人已经很少了。

复印店在全国遍地开花,是在二手复印机被发现,并被大规模扩散到国内之后。随着二手复印机大量涌入国内,新化人的复印店也是大肆扩张,直至形成遍布全国的复印店网络。

在开复印店积累雄厚资金之后,一些新化人把复印店升级到图文店。新化人第一批开图文店的有杨文辉等人。1993年,杨文辉在广州开了一家复印店,在发展壮大后,2002年升级为图文店,在杨文辉去世后,由其子杨荆经营。据杨荆讲,图文店设备一般包括复印机、喷绘机、晒图机、彩色打印机等,投资很大,一台彩色打印机就要100多万元。只有一部分实力雄厚的新化人才经营图文店。

 二手复印机专业市场阶段

新化第一批从事二手复印机销售的有杨桂松、邹武德、曾旗东和邹联敏等人。新化二手复印机专业市场的真正发展壮大,是在1992年邹联敏发现中国台湾人的二手复印机货源之后。

对于那次发现,邹联敏说:“我当时在广东清远市开了一个打字机维修店,做了2个月,我就在龙塘发现有复印机的配件。那时打字机上面有小滑轮,和打字机可以配套,我就去买,看到里面有复印机的配件,我就开始问他们,这里有没有复印机,他们就说台湾人那里有。他们第一次还不带我过去,就买了6台回来,卖给我们。后来我就和他们沟通,要什么型号,我就把这告诉了杨桂松,和他商量,什么型号,多少钱,他说可以做,这样就买回来了。后来他们就带我们到台湾人那里去了,在清塘。当时我就带了3000块钱出来为了买复印机后来我又回家借了2万块钱,这才慢慢发展,后来我又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曾旗东。”

当时一些台湾人在广州把废五金从美国、日本等国进口到大陆,然后拆解归类销售。当时台湾人并没有发现旧复印机的价值,杨桂松和曾旗东发现之后,就开始大量从台湾人那里购买旧复印机。台湾人发现旧复印机不用拆解,进来的货很快就被新化人买走,就开始大量进口旧复印机,这样台湾人和新化人就结成了“利益共同体”。

而杨桂松、曾旗东把旧复印机买入后,进行维修翻新,然后批发零售,这样,在广州天河科技街,新化人的二手复印机专业市场就慢慢建立了。

广州新化人二手复印机专业市场的建立和壮大,逐渐向全国扩散,从而使得现在全国很多城市都有新化人开的二手复印机专业市场。

现在在北京科贸5层做二手复印机批发零售店的刘道文说:“我1995年来北京修复印机,那时我姐夫他们都过来了。来北京,就跑维修,一家一家上门去修。1997年,就开复印店了,在八里庄,一年能挣七八万块钱吧。我们这个生意,都是慢慢做起来的,没有哪个有钱的,都是一步一个脚印做起来的。这样2001年,我就卖二手复印机了,投资20多万元吧,因为当时这个挣钱啊。”

在广州做二手复印机专业市场的一些新化人,在资金雄厚后,从1999年开始,不再从台湾人那里进货,而是直接到日本、美国购买二手复印机,然后发到国内,这标志着新化人的二手复印机专业市场进入了新的阶段。

通过从美国、日本源头进货,新化人建立了完整的二手复印机产业链。现在,在美国、日本和中国香港专门有一部分新化人做二手复印机贸易,源源不断地供应国内市场。

 办公设备制造阶段

1993年在云南德宏开复印店的曾文辉,在新化人的复印店中是最早之一配备刻字机的。当时在北京购买零件的曾文辉看到刚刚问世的刻字机,花了2万多元买了一台回去,这为曾文辉带来了不少利润,从而使得曾文辉对新技术和新设备非常敏感,认为一个新设备就是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所以从这以后就尽可能添置新的办公设备,搞复印店的多元化经营。

对于为什么在2004年投资生产写真机,曾文辉说:“我第一次见写真机是在2004年,当时在上海参加一个办公设备展销会,我觉得这玩意儿也可以啊,觉得应该有市场,有前途。当时那个是日本进口的,要11万多元一台。我1993年不是买了刻字机吗?那个时候在国内复印店基本像引发了一场革命一样,后来几乎所有的复印店都有了刻字机。这样我就认为写真机应该是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我就决定生产这个东西了。”

2004年曾文辉在福建厦门投资生产写真机,开始由于没有核心技术,基本处于组装阶段,即从国外进口配件,在国内组装生产。在生产的过程中,曾文辉发现写真机与绘图仪功能应该可以合一,带着这个大胆的想法,曾文辉和清华大学物理系合作,终于生产出了具备写真绘图功能的写真机,这在当时国内属于首创。现在这个设备不仅畅销国内,还出口40多个国家和地区。

邹干丁和曾树深也是通过这种方式走上了办公设备制造。邹干丁的朋友曾辉从中国香港进口了一台胶装机,当时两人认为这个东西应该有市场,因此决定投资制造,他们也走了一条先组装再研发生产的道路。

曾树深的打字机零配件生产来自于珠海打字机通用耗材产业的集群效应,按曾树深的说法,全球60%的打字机通用耗材零件都是在珠海生产的,在经营打字机零配件时,曾树深认为有些零配件可以制造,于是开始投资生产。

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很多新化复印产业的从业者都经历了阶梯式发展的各个发展层,比如曾文辉,其先后修过打字机,开过复印店,修过复印机,卖过二手复印机,现在制造写真机,其他新化从业者的从业履历可能没有这么完整,但经历过几个发展层的则大有人在。也就是新化复印产业的生命史,同时也是新化从业者的生命史,个人的生命编织进了产业的生命。

 结论

新化复印产业“阶梯式”发展的根源在于产业的技术升级和产业设备的更新换代,以及利益预期下新化人对新设备以及新技术的天然的亲和性。正是不断地随着产业共进步,不断学习紧跟产业发展潮流,才使得新化复印产业不断地发展壮大,并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产业链。

从产业的长远发展来看,二手复印机肯定只是新化复印产业的一段插曲。按龙三沅的看法,二手复印机产业在中国至少还有30~50年的生命周期。如果中国的办公自动化普及能够达到日本、美国那样的水平,如果中国的复印机国产化能够再度起飞,那么,二手复印机肯定要退出历史舞台。那时,新化人复印产业的“阶梯式”发展也将通过路径依赖式的循环累积,不断与时俱进,从而进入更高、更远的天地。

  31岁清华学霸创造800亿估值,“AI第一股”来了!李开复马云等顶级投资人加持,巨额亏损等待市场评判

  8月25日晚,被称为AI“四小龙””(其他三家为商汤科技、依图科技与云从科技)之一的旷视科技正式向香港联交所提交招股书,高盛、摩根大通和花旗为联席保荐人。

  成立8年,旷视科技历经9轮融资,共计96亿元人民币。有报道称,目前旷视科技估值已达到了113.9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00亿元。此次上市拟募资10美元。

  市场人士认为,作为一级市场AI独角兽明星代表的旷视申请IPO,或将开启中国AI创业公司二级市场上市融资之路。

  “天才”创业者

  旷视科技成立于2011年,最初英文名是Face++,寓意公司专注于图像计算、人脸识别技术。

  旷视科技真正走入更多人视野是因为支付宝的刷脸认证支付。

  2015年3月,德国汉诺威电子展开幕式上,马云用刷脸支付买了一枚面值20欧元的汉诺威电子展纪念邮票,而为支付宝提供这项技术支持的,正是旷视科技。也因为这一层合作,阿里系成为旷视科技第一大机构股东方。

  旷视科技赢得认可,与创始人及核心团队的强大背景密不可分。

  公司三位联合创始人印奇、唐文斌、杨沐,是计算机领域的少年天才。三人是清华大学师兄弟关系,平均年龄只有31岁,图灵奖唯一华人得主姚期智是他们的授业恩师,目前也担任了旷视的首席顾问。目前印奇担任公司CEO,唐文斌担任CTO,杨沐担任高级副总裁。

  旷视科技首席科学家孙剑曾担任微软亚洲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是AI领域全球最权威的科学家之一。招股书披露,截至2019年6月30日旷视科技共有2349名员工,其中研发人员1432人,占公司总员工的61%,均由孙剑领导。

  旷视科技称自己是“世界级的人工智能公司”,其核心竞争力深度学习技术以及人才团队的国际影响力都体现了这一点。公司表示,自2017年初以来,公司在多项国际人工智能顶级竞赛中累计揽获22个项目的世界冠军,在多个计算器视觉项目中表现突出。2017年和2019年,公司跻身《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最新发布的“50大最聪明公司”榜单。

  半年亏损52亿元 

  作为AI四小龙中第一家申报上市的公司,旷视的盈利能力备受瞩目。

  招股书显示,2016、2017、2018年,旷视收入分别为0.68亿、3.13亿、14.3亿,复合年增长率高达359%;2019年上半年公司收入达9.49亿元,同比增长达210%。

  不过,公司持续亏损且幅度不断扩大,2016、2017、2018以及2019年上半年,公司期内亏损分别达到3.42亿、7.58亿、33.5亿、52亿元。

  相比营收的高速增长,2019年上半年巨亏52亿元更引起市场热议。

  旷视在招股书中解释,亏损增加原因主要是由于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以及对研发的持续投入。

  研发投入比较好理解。旷视在招股书中提到,全球AI行业竞争十分激烈。要想维持技术领先地位、吸引稀缺的AI人才,必须依靠庞大的研发支出。2016、2017、2018及2019年上半年,旷视研发支出分别为7800万元、2亿元、6.1亿元、4.7亿元,分别占当期收入的115%、66%、43%以及49%。

  “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是一种会计处理方式,此前也出现在小米集团、美团点评的上市财报中。

  这种会计处理一般出现在新经济公司。随着这些公司发展、估值提高,优先股对应的公允价值会产生了大量增值,因为股东没有退出,这部分账面“浮盈”在IPO之前在会计上被计为公司对股东的负债,IPO后优先股转为普通股,这部分负债会转变划分进所有者权益当中。

  撇除管理层认为不能反映经营表现的项目影响,旷视科技给出的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亏损为:2016年净亏损0.92亿元,2017年净亏损1.42亿元,2018年实现盈利,净利润为0.32亿元,2019年上半年保持盈利,净利润为0.33亿元。

  不过,公司在2016、2017、2018及2019年上半年分别获得了0.02亿元、0.63亿元、0.92亿元及0.45亿元的政府补助,如果扣除政府补助,报告期内仍未实现盈利。 

  同时,招股书还显示,报告期公司的经营活动所用现金净额均为负数: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分别为负的1.13亿元、1.51亿元、7.19亿元及6.75亿元。经营现金流为负与高额应收账款相对应,招股书披露,截至2019年6月30日,旷视科技贸易应收款项及应收票据高达15.44亿元。

  阿里系第一大股东

  招股书披露,旷视科技从2011年成立,历经9轮融资,总融资金额约为13.51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95.98亿元,其中最后一轮D轮融资金额最大为7.2亿美元。

  从股权结构来看,阿里系是旷视科技最大股东,阿里巴巴通过淘宝中国间接持有旷视科技14.33%股份,蚂蚁金服通过全资子公司API(HongKong)InvestmentLimited间接持有旷视科技15.1%,阿里系合计持有29.43%股份。

  旷视科技采取同股不同权架构,AB类股投票权比例为10:1。印奇、唐文斌及杨沐将根据各自的家族信托持有并控制2418万A类股,合计占IPO前16.83%,其中印奇持股为8.21%,唐文斌持股为5.9%,杨沐持股为2.72%,另外旷视科技的主要股东还包括AIMind和MachineIntelligence,分别持股5.57%和6.19%,这两者是该公司管理员工受限制股份的平台。

  AI商业化成熟了吗?

  旷视科技依靠AI技术如何实现商业化?这种模式可持续吗?是给公司贴上半年巨亏52亿元的标签,还是认可其管理层“已盈利”的表述,或是提出“依赖政府补贴”的质疑?

  这些问题实际上“老生常谈”。

  A股人工智能上市公司科大讯飞也面临过无数次来自投资人对其AI商业化落地问题的拷问。每一次接受采访,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都表示对人工智能的商业化未来充满信心,而今年年初,他告诉记者:2019年正是AI的价值兑现之年。

  旷视科技如何用AI技术兑现价值?招股书显示,深度学习是旷视科技的核心竞争力,公司已经具备包括算法、软件和硬件产品在内的全栈式解决方案的能力。此外,AI企业“由软变硬”似乎是一个趋势,旷视在招股书中披露与合作方共同开发了一款ASIC芯片,实现了在网络视频录像机上部署算法,从而进行边缘端计算。

  旷视科技将自己定位在物联网领域。目前旷视的主营业务包括个人物联网解决方案(SaaS及个人设备)、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供应链物联网解决方案这四大业务板块。

  公司称,已经成功实现了对先进技术的商业化。

  2012年底,公司进入个人物联网行业。根据灼识咨询报告,按2018年收入计算,旷视科技是中国最大的云端人脸识别身份验证解决方案供货商,占据逾60%的市场份额。2018年在中国制造生产的配备身份验证功能的安卓智能手机中,超70%使用了旷视科技提供的基于人脸识别的设备解锁解决方案。

  2015年底,公司进入城市物联网行业,主要是安防领域。在四年的时间里,已在中国城市物联网这一过去一直由传统硬件制造商主导(如海康威视、大华股份等)的垂直领域中获得了重要的市场地位。根据灼识咨询报告,按2018年收入计算,旷视科技是中国最大的聚焦于人工智能的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提供商。2018年,公司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被广泛应用于中国100多个城市,地域覆盖面代表了中国城巿物联网行业最为广泛的覆盖范围。

  2017年,旷视科技又进军智慧物流垂直领域,2019年1月推出智慧物流平台——河图。

  招股书披露,截至2018年,旷视科技的毛利率逐年上升,由2016年的31%上升到2017年的52.1%,进一步上升到2018年的65.2%。2019年上半年,旷视的毛利率出现小幅下滑,较2018年下滑了0.6个百分点,但保持相对稳定。

  分业务板块来看,2019年上半年,毛利率最高的是个人物联网解决方案SaaS,为87.2%,其次为个人物联网解决方案个人设备,为77.9%,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及供应链物联网解决方案分别为59%及62.8%。

  此次上市,旷视科技拟募资用于提升技术及增强研发能力。包括招聘及留任顶尖人工智能科研人员以进一步优化Brain++以及招聘及留任工程专家与行业垂直领域专家;进一步丰富解决方案种类,加强产品开发实力;进一步改善及实施销售及市场推广计划;并拟在未来两年用于实施全球扩张战略;此外,公司表示还将有选择地寻求战略投资或收购机遇。

  市场人士认为,旷视科技此次申请IPO或将成为整个AI行业的信号,“四小龙”的另外三家——商汤、依图、云从,时不时就有上市的相关的消息出现。

  一位关注互联网的私募投资人表示,目前已经出现一些独角兽一二级市场价格倒挂的现象,这些AI明星此前在一级市场很受追捧,估值很高,但没有泡沫?是时候接受二级市场检验了。

推荐阅读

➤A股土豪榜!是谁一秒钟几十万,是谁半年分红百亿?

➤又一只“海底捞”冲击港股!吃货们己经“吃”出2000多亿市值,更多的餐饮股正在排队中……

➤这个指标亮瞎眼,银行股为啥还不涨?

➤福布斯富豪戴志康投案自首!事涉非法集资,自首前三天称不会跑路,喜马拉雅FM也是他投的

戳!

]article_adlist-->

责任编辑:陈志杰